宝马彩票

2019/05/16 次浏览

  据华商报报道,昨天,在众人的关注下,刘亮正式进入西安外事学院,接受为期两个月的市场营销课程的培训。

  2004年3月25日,未成年的农家子弟刘亮,因为要讨个说法,憋着一股倔劲儿爬上广告牌,这一爬注定了“宝马彩票案”成为2004年一个轰动全国的新闻,也注定了刘亮成为一个“英雄”,成为一个“大众宠儿”。

  宝马事件尚未完全结束之时,众多商家便看中了刘亮这重“英雄”色彩下潜在的“价值”。于是,2004年7月,只有初中文化的刘亮出任浙江吉奥汽车公司形象代言人。

  正当刘亮享受着幸福和喜悦之时,2004年9月,突然而至的一场“嫖娼遭劫”风波,又使刘亮这一“大众宠儿”受到无数的不解、质疑与猜测……

  从浙江回到西安,刘亮依然是个地地道道的农家子弟。只是这时的刘亮,和当初那个爬上广告牌的刘亮多了几许不同……

  ■在舆论和大众意志的需求下,刘亮成为一个代表正义的符号。事实上,这未必是刘亮的本色。

  2004年3月25日下午5时许,被人从西安市东新街6000万即开型彩票发售现场广告牌上劝下的刘亮,在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的接待室里,生平第一次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当晚8时许,在刘亮家中,刘亮及其家人面对记者依旧显得不知所措,刘亮躲在被窝里,只有当听到他感兴趣的话题时才会探出头来插话,而刘亮的父亲刘耀利面对照相机和采访机多少有些紧张,不时叫刘亮的舅舅帮忙回答。

  显然,躲在被窝里的刘亮还没有预料到,这次夜间突击式采访只是他作为公众人物接受频繁采访、被无限“放大”的“英雄”生涯的开端。

  5月中旬,宝马彩票事件真相大白。刘亮开始被人们用更多的形容词修饰,见诸报端的称号有:“揭黑英雄”、“少年英雄”、“推动中国彩票业公正第一人”、“不屈不挠的少年斗士”……刘亮的性格和爱好、当摄影记者的梦想、看起了法律常识书籍、开始了偷偷抽烟……频繁的采访使刘亮的生活细节随之被详尽地展示在公众面前。领回宝马轿车后,刘亮的一举一动仍备受关注。据刘亮自己统计,他前后共接受了250余家媒体的采访。

  这时的刘亮面对镜头时已不太紧张。细心的摄影记者注意到,接受采访时刘亮的表情已不再僵硬,变得舒展自然。

  在很多长期追踪报道宝马彩票案的记者看来,经过几个月的媒体“洗礼”,加上知名度和社会声誉的提高,刘亮在和媒体打交道时,自信心逐渐加强,成熟许多,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学会了圆滑。对刘亮的采访,大多数情况下已经不是“原生态”,因为刘亮已经学会了“外交辞令”。

  戏剧化的事态发展实际上让刘亮成为了大众宠儿,随后的报道只要顺应了大众和媒体的意志,就会被人们关注。从刘亮爬上广告牌的那一刻起,他的命运就很大程度不再能由自己主宰。“被大众施了魔法的时代玩偶。”———《中国青年报》的评论如是说。

  ■至少在一开始,刘亮和吉奥公司的合作似乎是一个“双赢”的故事。然而,刘亮与这家公司的“蜜月”仅仅维持了两个月……

  2004年5月初杨永明被刑拘、贾安庆被责令辞职后,刘亮的无辜初步得到证实。此时,越来越多的人把目光对准刘亮,其中就包括商家。得到刘亮暂时没有工作的信息后,一些商家通过媒体开始同刘亮接触,但遭到刘家的排斥。

  “(有关方面)还没有给我们还个清白呢,我们哪顾得上这事儿(工作)?”当时刘耀利表示。但私下,刘家并非没有考虑过刘亮的前途问题。

  6月初,宝马车领到手后,本报曾刊发了一则消息:刘亮想上学。结果次日一大早,本报就接到4家院校欲邀请刘亮就读的电线家还承诺免试入学。“就是想让我给他们做免费宣传嘛!我现在多少有点知名度了,到他们学校上学,媒体一报道,他们(学校)也跟着出名。”那时的刘亮并不愿意自己成为免费的广告宣传品。

  早期与刘家联系、欲买轿车的买主大多是企业与公司,他们都无一例外地提出,要求刘亮给他们做形象宣传。在这些商家看来,刘亮本身新闻效应所附加的商业价值,远大于宝马车的价值。

  “其实我们最动心的是他们提出要给亮亮制定一个系统的培训规划,让刘亮成材。”刘家上下对吉奥的邀请颇为动心,父母还陪儿子专程飞赴浙江实地考察。对于酬劳,双方秘而不宣,但后来刘亮称:“才几万元。”

  签约4天后,刘亮就作为形象代言人来到浙江金华,开始了自己的商业生涯。随后的两个月间,他曾到过成都、银川、重庆、贵州等近10个城市为吉奥汽车做宣传。

  进入位于台州市路桥区的吉奥汽车公司后,刘亮的“分管负责人”是该公司市场部总经理陈喜慧女士。

  刘亮曾向记者承认:“总的来说,陈总对我还是很照顾的。”吉奥公司董事长缪雪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更是称:“陈对刘亮好得跟亲妈一样。”

  按照吉奥和刘亮家签订的协议,刘亮在赶赴各地宣传的同时,应该在企业内部学习掌握汽车制造生产方面的专业技能。但此方案进展并不顺利。

  吉奥方面认为:“他天生好动,我们安排他到每个车间去学习,但在每个车间干不了多长时间,他就不干了。”

  但刘亮对此有另外的解释,他称自己先到焊装车间工作了一个星期,因为没活儿,车间暂停上班;随后他被调到总装车间,工作一个星期后,因为开始频繁出差,在总装车间的工作也就不了了之,后来再无人提及到车间上班的事情。

  “我大部分时间都是闲着,除了给公司打点零手,其余时间也没有人管我,基本上都由我自己支配。”

  “我算是把台球学会了,打美了!”在台州两个月,台球给刘亮留下了深刻印象。

  “老总住啥我住啥,老总吃啥我吃啥,算是见了世面。”刘亮对这段生涯很怀念。而吉奥汽车的知名度也飞速提高。有媒体注意到,在网络上,以“吉奥”为关键词的搜索结果在此期间增加了100倍。

  ■“遭劫”风波后,缪雪中说:我对刘亮又爱又恨;刘耀利说:刘亮的下一步路一旦选错,那么他的一生可能就要被毁掉。而我们关注的是,面对“双输”的结局,谁应为此负责?

  2004年9月30日上午,参与报道“刘亮遭劫”风波的各大媒体收到吉奥公司一封措辞强硬的律师授权声明书,声明书中称:

  “……近日,吉奥汽车公司发现个别新闻媒体以极不负责任的态度,虚拟刘亮嫖娼遭劫的假新闻,并称此事件系吉奥汽车公司设局以达到赶走刘亮之目的,等等。一些媒体在未经核准的情况下以讹传讹,致使假新闻泛滥。此假新闻贬低了吉奥汽车公司的形象信誉,其行为已构成对吉奥汽车公司名誉权的侵犯。”

  但显而易见,吉奥并不是这场前后为期一周的风波中惟一的受损者,尚未满18周岁的刘亮同样承受着巨大的社会压力。

  “揭黑英雄”刘亮再次遭遇媒体的广泛关注是因为一桩涉嫌“嫖娼遭劫”的丑闻。此事前后在媒体中出现了多种不同版本:

  2004年9月23日,《钱江晚报》刊发的一则消息最先描述了刘亮遭遇抢劫的细节:

  “9月21日下午4时左右,刘亮穿着公司的制服出去玩耍,走到路桥石浜公园附近时,他被一个妖艳的‘小姐’叫住。两人谈妥价钱,随即打车赶往此女的租住私房。行至途中,刘亮想起有一条裤子在附近的干洗店,于是两人下车到干洗店取裤子。在干洗店,刘亮脱下长裤准备换上洗好的裤子,就在此时,女子抓起刘亮脱下的裤子,搭乘一辆飞驰过来的摩托车扬长而去。刘亮马上找到了浙江省台州市路桥区警方。刘亮报案说,他的裤兜里装着一个‘波导’手机和2000多元现金,全部都被抢走了。”

  9月23日晚,刘亮对本报记者如是说:“9月21日下午4时左右,我因为感冒严重,于是坐出租车到台州市邮电路,我本来打算去买药的。因为之前有同事向我借钱,所以我在坐车前从银行取出了账户上所有的3000多元钱,准备买完药后把钱给同事。当到达目的地以后,我正掏钱呢,突然冲过来几个人,他们把我身上的钱和一部‘波导’手机统统抢走了。因当时下大雨,路上行人稀少,我只好眼睁睁看着他们逃走。于是,我马上向警方报了案。”

  9月24日,在吉奥汽车公司的媒体通气会上,刘亮对事情的描述又发生了变化:

  “9月21日下午2点,我发烧感冒,想去药店买药。当时,天下大雨。我站在厂房门口,一直打不到出租车。后来,好不容易来了一辆出租车,车后座有一个年轻女子,当时,我无暇顾及,直接坐上副驾驶座。后来,出租车开到一个村道口停下来,这时,来了4个男人,其中还有一个人拿着匕首威逼我……我身上的2800元钱被抢走了……无奈之下,我向当地警方报案。”

  耐人寻味的是,吉奥公司的董事长缪雪中在前后数次接受媒体采访时,均强调一点:“无论刘亮犯了什么错误,公司都会原谅。”

  缪雪中认为:“我到现在还没有放弃对刘亮的培养。但是对于刘亮沾染的这些坏习惯,怎么说呢,我认为我们公司内部对员工品德上的教育,远比对专业技能上的教育要来得严格,大环境的教育上我们做得还不错。但刘亮是一个特殊的个体,可能我在对他的关爱上做得还不够好。但这确实是我们当初请他当形象代言人时没有预料到的。当时我们认为他能做出那么执著的事情,性格上应该已经很成熟,但谁知他还是个孩子,不懂事。”

  9月24日晚吉奥举行的媒体通气会上,当着记者的面,缪雪中问刘亮愿不愿意去上学,刘说愿意。但稍后东方卫视采访时,缪告诉记者刘亮要去上学,但刘亮在另一头改口说他要去当兵,缪雪中异常尴尬。

  “我对他是又爱又恨,爱惜他是因为他的确还是个小孩子,恨是因为恨铁不成钢,”缪雪中总结,“后悔谈不上,但可以说是无奈,也可以说有些失望。”

  9月26日,在吉奥总部接受记者采访时,吉奥公司董事长缪雪中显得哭笑不得:“说实话,我们这个新企业需要的是健康向上的形象,怎么会蠢到用这样一个损害企业形象的方法提高知名度?这种对形象的伤害对于我们这样的新企业来说是致命的。”缪雪中对“炒作”一说予以坚决否认。

  但在9月23日晚,刘亮向本报记者表示:“他们(吉奥)公司想抛弃我了。”刘亮认为,吉奥感觉到他利用价值已尽,想借着“遭劫”风波和他解除和约。9月22日下午,陈喜慧曾要求他在一份“解约书”上签字。

  但事情的发展远出乎吉奥的预料,各大媒体以及网站对刘亮遭遇抢劫一事纷纷转载,新浪及搜狐等国内知名门户网站更是将这则消息放置在首页,一日之内,便有数千位网友发表评论,几乎一边倒地指责吉奥是在借机炒作。背负着巨大压力的缪雪中,在24日晚召开的媒体通气会上表示:“无论刘亮犯了怎样的错误,都不会开除刘亮。”

  无论缪雪中是否知情,“不会开除刘亮”这一举措的初衷已经不那么重要,因为它毕竟从客观上起到了保护刘亮的作用,并一定程度减轻了企业承受的社会压力。

  如今风波暂时平静,但不能回避的是,吉奥和刘亮都受到伤害。吉奥方面表示:“短期内不会再考虑聘请形象代言人了,而我们以后也会谨慎、再谨慎。”

  9月25日,记者赶到杭州寻找处于“遭劫”风波中的刘亮,并在其居住的酒店门口与正在接受东方卫视采访的刘亮相遇。正操着港台腔普通话回答东方卫视记者提问的刘亮立即改口陕西方言,冲过来向记者打招呼。

  但当杭州另一家媒体采访刘亮时,他又改变态度,舒坦地坐在沙发上,一边抽烟,一边用带有港台腔的普通话接受采访。

  举止中,刘亮少了纯真,多了世故,经常指使随行的吉奥公司市场部另一员工给自己“打下手”,并且经常使性子、发脾气。

  “我这段时间养成的最大坏毛病就是乱花钱。”这是刘亮自己惟一承认的变化。在充任形象大使飞赴各地做宣传的时候,刘亮“见了世面”,也学会了高消费。

  但在刘亮的父亲刘耀利看来,最重要的是,“这娃(刘亮)学会了撒谎,这在以前是根本不能想象的”。

  无疑,刘亮在离家的两个月里沾染了一些坏习气,言行举止发生了变化,这令刘亮的家人非常痛心。

  “但我觉得一个人不可能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就发生改变,刘亮也是一样,他还是挺善良的。”吉奥公司内部接近刘亮的员工介绍。

  在杭州采访期间,记者注意到,当谎话被戳穿时,刘亮会不好意思地红脸低头不敢直视你的目光;四下无人时,刘亮会趴在酒店大堂的长椅上,做出各种滑稽可笑的动作逗大家开心。

  “一旦选错了路,那么娃的一生就有可能彻底被毁了。”对于刘亮的未来,父亲刘耀利想得很深、很远……(记者李克)

上一篇:没有了

欢迎扫描关注宝马彩票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宝马彩票的微信公众平台!